澳门太阳集团2019网站-澳门太阳集团游戏平台

设为澳门太阳集团2019网站  |  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澳门太阳集团2019网站  >  黄埔往事  > 正文

亲历日军受降

日期:2019-05-31 16:46 来源:澳门太阳集团2019网站 编辑:

字号:  [小]  [中]  [大]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  我1942年黄埔军校十七期毕业,分在陆军第76军新编第24师70团3营9连任少尉排长,1944年升任中尉连政治引导员,1945年任上尉营政治引导员。我部当时驻防在四川泸州。这年7月下旬的某一天,我突然接到通知参加全军营以上干部会。会上军部长官宣布说:德国法西斯已经战败,日本鬼子的末日也快到了。我军要全面大反攻了。奉最高统帅部命令,我76军开赴湖北宜昌一带接替75军防务,准备对日作战。会后,各师团马上行动起来。这时我部已经全是美式装配。大家非常兴奋,憋了几年挨轰炸的气,现在终于可以向小鬼子报仇了。当时交通不发达,从四川去湖北宜昌,只有走水路才快捷。于是大家征用民生企业所有大小火轮。这一天,100多只火轮在江边一字排开,我军3万余将士整齐有序登船,浩浩荡荡开赴抗日前线。岸边数千群众燃放鞭炮,挥手致意,送我军出征,那宏大的气势、感人的气氛让我终生难忘。我军战船沿长江顺流而下,不日到达湖北秭归地界。这里已是敌占区,为了不暴露目标,部队弃船上岸,沿山间小路向宜昌进发。大家一会儿攀悬崖,一会儿淌急流,一会儿钻山洞,一会儿穿树林。部队披荆斩棘,经几天急行军,进入宜昌地界。

  宜昌位于长江中上游交界处,古称“夷陵”。三国时“长坂坡之战”和“夷陵之战”皆发生在这里。这里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来到宜昌后,我团接到命令,渡过长江,进入到宜昌与当阳一带设防。大家便征用民船,一个班乘坐一只船,船头架着机枪。战士们个个荷枪实弹,随时准备战斗。过江后并没发现敌人,我连接到命令,进驻到离江十余华里的一个村庄设防。傍晚时分,我连到达指定位置不久,突然听到嗒嗒的马蹄声。我举起望远镜一望,只见五六十个鬼子骑兵正气势汹汹朝大家的位置奔来。我马上命令战士们沿小路散开,形成一个狭长的伏击地带。待鬼子进入伏击地带之后,我连轻重火器一齐开火。那时我军刚刚用美式武器装备起来,还没真正尝到它的甜头。这时轻重机枪、卡宾枪一齐喷射出复仇的子弹,鬼子应声倒下一大片,未死的鬼子一听枪声,知是遇上了美式装备的正规军。这时天色已晚,鬼子也不知我军到底有多少人马,不敢恋战,打马赶紧逃命去了。

  枪声惊动了附近的老百姓,有胆大的出来张望。我正想找老百姓了解情况,便连忙上前,向他们说明我军来此地的目的。乡亲们见是中国军队回来了,而且打死打伤十多个鬼子,地上还有三匹动弹不得的洋马。他们马上回村报信去了。不一会,村里涌出一群人来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他们有的打着火把,有的抬着酒肉,来祝贺中国军队打了胜仗。大家热情地接待乡亲们,把那些非军用的战利品全送给父老乡亲,把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洋马宰了煮了和乡亲们共进晚餐。军民喜喜洋洋,亲如一家。令我特别感动的是,一位老太太手拿3个鸡蛋,硬往我手里塞,表示一点心意。我与她推让一番,最后只得收下。我拿出两瓶罐头,请她拿回去尝尝鲜。她捧着罐头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蹒跚着回去了。这场遭遇战,长了我军志气,灭了鬼子威风,赢得了百姓的拥戴。

  正当我军严阵以待准备迎击日军反扑时,突然听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。这一天军营内乐翻了天,村子里的百姓敲锣打鼓,举着国旗到军营里来联欢。大家敲呀、打呀、跳呀、唱呀,狂欢了整整一个晚上。

  这天上午,团部传来命令,要我和一位副营长(忘了姓名)到团部去接受新的任务。我俩赶到团部,团长让大家到当阳附近一个据点去接受那里的鬼子投降。我一听既兴奋又迷茫。兴奋的是大家能代表中国军人去接受日军的投降,这是多么体面又多么光荣的事啊,迷茫的是有团长、副团长、参谋长这么多长官,怎么轮得上我俩?团长见我迷惑的样子,便说:“我军已照会日本军方,日军必须在原驻地等待我军去受降。宜昌城里有一个联队鬼子等着我和副团长参谋长去受降,有一个伪县政府等候大家去处理。大家忙得过来吗?你们那里的鬼子就由你们去受降。那里鬼子的指挥官是一个上尉,受降时军阶要对等,你俩都是上尉,正是合适人选。”我俩大声答应:“是!”正要离开团部时,团长又叫住我俩,说:“鬼子投降了,就受国际法保护。要注意他们的人身安全。”我俩点头答应之后,连忙赶回驻地,准备受降事宜。

  第二天上午,我和副营长带一个加强排,往鬼子据点走去。一路上大家高举中国国旗,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前走。来到鬼子据点门口,日军的太阳旗已经降下。大家把中国中旗升上去。这时据点里走出一个少尉军官,向大家立正敬礼后,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然后给大家带路。来到日军办公楼前,只见一个日军上尉带着十多名军官一字排开站在楼前恭候,百多名鬼子兵列队站在军官们后面。我和副营长带着十多名连排级军官昂首阔步走进会议室,在长方形桌子的中间位置坐下。日军上尉则坐在我的对面,其余军官站在他的身后。我和副营长把受降书交给日军上尉,他毕恭毕敬接过来认真看了一遍,在受降书上签了字。然后他向翻译官呶呶嘴,翻译走过来请示:“受降仪式如何安排?”我说:“你们先交出军人花名册和武器弹药清单,再听从我军安排。”日军上尉马上将人员名单和武器弹药清单交给我方。副营长看了一遍之后,大声命令:“日军所有官兵听着,你们必须听从我的指挥,按花名册上人员顺序,一个接一个从桌子前走过去,将你们身上所携带的所有武器放在这里。”他指了指具体位置,又接着说:“交武器之后再回到你们现在的位置,等候训话。”这群耀武扬威、不可一世的鬼子,按军阶大小一个接一个,低着头从桌子前走过。走到桌子中间位置,便将身上的战刀、手枪(士兵则是步枪、刺刀)等武器解下来放在地上。缴械后他们规规矩矩回到原来位置,立正站好。

  缴械后,我清了清嗓子,指着刚刚缴上来的武器,说:“这些东西是你们想用来征服奴役我中华民族的凶器。可是,八年过去了,结果怎么样?想征服奴役别的国家别的民族的人,却被打败了。这说明了什么呢?说明了中华民族是不可战胜的!世界爱好和平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!”不知为什么,那天我很激动,讲了很多话。事后同事们说,我讲的句句在理,讲得鬼子勾头搭脑,讲得战友激情澎湃、热血沸腾。我讲完话后,那日军上尉走上前来鞠了一躬,说:“真对不起,大家有罪。但现在大家投降了,请贵军保护大家的人身安全。”我说:“这是我国政府承诺的。我军会按国际公约要求,让你们安全回国。”后来我部将这些日本鬼子带回宜昌,转送汉口,然后让他们再从汉口乘船回国。

  这事虽然过去60多年了,现在回想起来心情仍然很激动。我感谢历史给了我一次机会,让我做了一回中国军队的代表,堂堂正正接受日本鬼子投降。我觉得,当一个中国人真自豪。

  黄埔十七期 郎震方

相关资讯

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